当前位置:  首页 党建文化 职工风采

乌泱泱的轰隆隆

作者:杜明华 编辑:张玲玉    时间:2019-04-10 阅读: 4

直飞拉萨,再转车日喀则,目的就是防止高反,或者反应稍微小一点。但等我们大部队到达日喀则,依然毫无意外地集体卧倒。几个“老西藏”也在感叹:“老了老了,这一点海拔就头疼得厉害了。”

你要问我高反是什么感受,我会说大概就是一朵乌云被强行塞进了大脑,膨胀之后又不停地打雷闪电。能做的大概就是躺在床上,裹上被子,等待这朵乌云快走开。

我们承担的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外业工作主要集中在日喀则地区,项目时间紧张,工作量大,预留给我们安静躺着的时间可不多。才过了一天,分院长魏伟就率先从床上爬起来,带上他那顶灰色的“奶奶帽”(可以遮住头和耳朵的帽子),强作镇定地要给我们开动员会,可是没说上两句就弯下了身子,低垂着眉眼,好像随时都要睡着。反而是“老革命”胥书记是最“刚健”的人,坐姿端正,声音洪亮,会议中途还拍了拍旁边小伙子的肩膀,打趣别人这随时快倒的模样。虽然大家状态不好,但是工作的分配却是不耽误的。一旦确认租车事宜,我们就要从大本营奔向不同的县展开调查工作。

这几天的日喀则是灰色的,虽然天还是蓝蓝的,但是入目的一切都透露着颓色,青草还没长出来,树木还没发芽,远方雾气中的雪山巍峨沉默,再加上奔袭而过的寒风,让人不自觉眯了眼睛。各色藏餐馆和甜茶店已经开门,那些平日里生意红火的川菜馆倒是关上了卷帘门,毕竟现在还是正月。随便走进一家藏面馆,老板娘身上油腻的围裙让我眼皮一跳,可能是脑袋里的乌云太膨胀了,我倒前所未有地想吃上一口牛肉包。服务员给我端上了藏面,顺手给我倒了一杯茶。碗里的水蒸气蒸腾而上,雾了我的眼镜片。加上一点醋,就着赠送的酸萝卜,大口吃下碗里的食物,相比龙泉,腥一些,汤浓一些。期望着味蕾的适应能带动大脑,乌云乌云快走开。

在西藏呆了几年了,日喀则绝不是我陌生的地方,但是不过是一个年节,这里却仿佛带上了新的面纱。我不自觉将眼前的景象与前两天看到的家乡对比,其实差距不大吧,日喀则商业化程度颇高,这里如同一般内地城市,街道规划整齐,商铺鳞次栉比,人们低着头匆忙走过。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对日喀则这座城市的感受,曾经我想快点离开,回到熟悉的城市,但是又一次回来,却仿佛在我的心里踢了回旋踢,我在这里找到了新的归属感,松香、甜茶,还有沉郁的乌云。

从不会有人给西藏下任何定义,这里是古老和神秘的象征,但是所有人对这里都会有相同的第一感受,因为高原反应是相同的,有人能很快适应,有人却落荒而逃。我掀开藏面馆积满污垢的门帘,新的任务还等着我,轰隆隆的乌云,快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