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建文化 职工风采

奔忙奉节县,确权解忧烦

作者:汤宽勇 摄影:汤宽勇 编辑:张玲玉    时间:2019-04-26 阅读: 0

奉节县白帝镇夔门是长江水道的着名风景,以险峻闻名于世。历代多少文人墨客出游四川都要从这乘舟过三峡,留下多少壮志凌云的不朽诗篇和传颂至今的动人佳话,这儿层峦叠嶂山势陡峭,抗战时期还是拱卫大西南的一道天然屏障。平日里看惯了沃野千里的风霜雨雪以及平潭秋水的水起潮落,而今在这奉节巫山云雨中却是另有一番滋味。

是土地确权工作让我们来到这儿,没有一天的空闲,没有休息一天,晚上还需编辑数据到二十三点。清晨路灯还未熄,倦鸟也刚飞出窝,越野车就一路咆哮地把我们带到了大山怀抱里的桃源之地,开始了一天的土地确权工作。

土地是农民叔叔阿姨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他们对土地的执念是根深蒂固的,对于经历过“战天斗地”年月的人们尤胜,经常有因土地纠纷闹得脸红脖子粗的场面出现。给我们指界的人大多七八十岁,甚至于九十多岁也时常见到,三十多一点的年轻人几乎没有,所以要称呼他们叔叔阿姨。

一群二十多人的队伍,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跟着我,一会儿下到沟底一会儿上到山岗,穿行在田间小径以及一人多高的坎沿上,还有多年未耕种的灌木丛中。走在前面必须要带着砍柴刀砍开树枝荆棘才能行走,我们都尊称他为“开路先锋”。不仅如此我们还要想法解决影像数据不清、山高林密视线遮挡的难题。确权工作必须一步一个足印,细致入微到每块田地。我们不惜体力尽情挥洒着汗水,登高望远享受着一块块土地被确权的快乐,就象农民叔叔阿姨们播下种子收获的是满满的希望一样,青山常在,碧水长流,润物无声。这一切都见证了我们为农户做的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农户对我很贴心,上山的路既陡又险,为避免我摔伤经常被他们搀一下拉一把,尽管他们年纪比我大但多年的劳作使得他们明显比我要硬朗的多。每当我累了渴了递上的是香甜的脐橙,临了还不忘在我包里口袋里塞几个,让我有满载而归的感觉。中午总会有这家邀那家请的,没有山珍海味只是几样农家小菜和腊味,有种口福不浅之感,在这儿付饭钱是要被叱之无礼的。确权工作的开展更离不开基层政权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宣传,合理的安排和引导。

土地是种不再生资源,千百年来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总有一天会被集约化的精耕细作以及科学化、区块化因地制宜的生产方式取代,为了农民叔叔阿姨们都有属于自已的土地,为了奉节县人民的子孙后代着想,土地确权就显得紧迫而必要,所以我们今天付出的汗水是有价值的。

到奉节县已有一个月了,一起工作有十六个人,我们是一个很团结友爱的群体,群体的年龄五十多岁的就有六个,和年轻人一样翻山越岭爬坡上坎,烈日下、风里、雨里、夜里。大家确实都很累,都盼望老天快下场暴雨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休息。我们当中有人被刺刺穿鞋底伤了脚板的,有碰到漆树身体过敏脸肿的像充气球、眼肿成一条逢,有脚扭伤碰伤的。我不想说我们遇到的工作是工期紧任务重,但十六个人都是好样的,累了倦了休息会儿又干,伤了病了服完药又上阵,多数人都有经历过困难地区的磨难,都有责任在肩的担当,不愿做遇高山就退缩、遇深谷就害怕的人,唯有活力、能力、价值的体现。现在确权任务减少了些,剩余的工作我们会团结一心,争取圆满地完成任务。